联想之星第十年,隐士下山

2018-02-06

来源:36氪

联想之星十年后,首次吸收外部LP。曾经的隐士开始下山了。

关于天使投资,外人更为熟知的大概是徐小平、李开复这样的创投界网红以及他们背后的投资机构,殊不知,柳传志背后的联想之星其实比徐小平的真格基金和李开复的创新工场要更久远。

联想之星成立于2008年,至今已投出乐逗游戏、Face++、思必驰、中科虹霸、作业盒子、北科天绘、燃石医学、开拓药业、派格生物、微纳芯、智康博药等200家企业,最好的被投企业之一如face++估值增加了1000倍。作为联想控股的三大业务板块之一,它与君联资本、弘毅投资一起构成了联想控股在天使、VC、PE各阶段进行财务投资全覆盖的格局。

或许因为投资的重点方向偏技术类,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它的个性都和柳传志一样,低调又谨慎,甚至因此有了天使圈中“最著名隐士”的称号。但近些年,随着技术类投资竞争的加剧和创投环境的变化,人们发现,隐士联想之星也开始陆续发出自己的声响。

先是2015年下半年,他们从联想控股旗下独立出来,成为一家市场化天使投资机构,继而在最新一期的基金募资中,对外披露首次吸收外部LP,这是联想之星进入第10年后,首次吸收外部LP。曾经的隐士开始下山了。

独立的一步,两步

“你们和联想控股的关系究竟是怎样的?作为子公司,你们的人事安排是不是被把持?如果他们不高兴,你们的人会不会被罢免?你们的决策机制如何?激励机制如何?他们分掉多少carry?是否会有一些战略性的任务需要你们去做?”

在决定新一期基金,开始吸收外部LP后,联想之星总经理、主管合伙人王明耀和合伙人陆刚从2017年三八妇女节那天开始见LP。介绍,反馈,确定出资额度,几个回合下来,俩人发现对外界LP来说,他们最关心的就是这几个问题。

王明耀说:所谓carry的分配,我们跟君联资本,弘毅资本都是一样的机制,说到底是按照市场的规则来做。

至于决策机制,除之前的联想控股高级副总裁、联想之星董事长唐旭东,合伙人王明耀、陆刚,他们从联想之星内部新提拔了负责TMT方向的李明和负责医疗方向的冷艳,五人构成投资决策委员会。决策时,三票即可通过。

至于战略要求,陆刚觉得在一些投资项目上,君联资本,弘毅资本和联想之星因为轮次不同,会形成一些项目的联动,但“前提取决于这是一个适宜投资的项目,而非任务”。

从三八妇女节那天开始陆续见LP,到五四青年节那天,他们发现差不多已经有20家LP表达了参与意向,认购额度在15-20亿之间,陆刚觉得“并没有市面上一度传说的今年不是募资好年份的感受”。

那么募资规模多少合适?从当下的整个市场来看,天使投资的规模都在变大,都在往后走,那么联想之星要不要也顺应这个趋势?这个时候,他们去和联想控股董事、总裁朱立南一起讨论。

讨论的过程大致确立了几个共识:联想之星主要的核心竞争力还是在早期,会聚焦在天使轮到PreA轮,少量参与A轮,那么,如果基金管理规模增大,尽管回报可能会放大,但倍数可能降下来 ,而联想之星希望把回报稳定在5—10倍,甚至10倍以上。讨论之后,他们把规模定在了8个亿。

关于LP 的筛选,他们则确立了几个原则:

1、相对较长的管理期限和较高的管理费。 

2、不能接受LP在GP里参与角色,得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

3、希望LP具有长期出资能力。

最终,联想之星三期基金的LP除了联想控股外,新增LP有国科控股、香港鼎珮投资集团(周大福集团)、宜信母基金、弘毅投资等主流母基金和家族财富基金,其中,联想控股与其他Lp出资总和的比例约1:1。在由单一的LP转为多个LP之后,会发生哪些重大改变?陆刚认为,最直接的是, “需要汇报工作的人多了”,其次是会设立顾问委员会的机制:外部LP会在顾问委员会占有席位,如果涉及基金层面的问题,会有顾问委员会做相关决策。

其实,早在2015年下半年,联想之星从联想控股独立出来,迈出市场化第一步时,恰逢二期基金募资。要不要对外吸收LP?商量的结果是暂缓。因为当时,“联想之星的市场化、专业化才刚刚起步”,何况,“联想系做事又比较谨慎。”最终,二期基金,由联想控股作为独立LP,出资6亿人民币。

当时的联想之星,在面向市场后,实现的主要是两个转变:公司化和基金化。所谓公司化,就是建立公司的所有功能。之前,在财务,人力,法务等方面,尤其是前两种,联想之星和联想控股一直共用一套资源,而现在他们要建立自己的团队,自己的文化和管理体制。所谓基金化,是专门设立基金事务部团队,从法务,流程,决策机制,风控等多个角度建立规范的制度。

采摘还是养成?

联想之星团队曾被柳传志戏称为“全真教”,大致意味着:能独当一面,联合组阵型也颇具杀伤力,但其中每个人并非耀眼的明星高手。在移动互联网第一波流量红利时代,天使投资中不乏网红型投资人,像徐小平和李开复,凭借自己的网红效应就可以聚拢起一批项目源,然后从中采摘。那么相对谨慎低调的联想之星是如何应对的?

在王明耀看来,他们也会使用采摘的打法,只是他们会跑到行业深入采摘。在相对垂直的赛道,比如医疗健康,聚拢的是一批高知群体,他们不认网红,但认你的对话能力。另外,对联想之星来说,一个更特别的搜罗项目源的方式是养成。

这主要指联想之星的创业CEO特训班。在柳传志的讲述中,联想之星最初的诞生是为了支持中科院的科技成果产业化。因为当时科学院支持联想变成股份所有制公司,所以联想一直想有所回馈。考虑到当时中科院比较头疼的一个问题是科研室很多成果无法产业化,科学家距离企业太远,于是决定成立联想之星,由联想的人来给科学家讲解企业的逻辑。后来,面向社会的创业CEO特训班,成为联想之星的一个特色。

每年有将近100名CEO从全国两千多位报名者中挑选出来,然后在一年中,接受柳传志等高管亲自授课的培训。这是一个免费的公益性培训课程。一开始,并没有任何利益诉求,但随着时间的积累,却慢慢聚拢起一个优秀的创业者圈子。尽管参与培训的CEO轮次不同、领域不同,但这些人周边却有很多和他们气味相投,又在创业的人。

比如做长效GLP1糖尿病药的派格生物CEO徐敏,在联想之星投资后,来到创业CEO特训班上课,在上课的过程中创始人推荐了另外一家新药公司,因为这中间是“靠谱的人推荐靠谱的人”,很快就确定。目前这两个项目都已经进入到中美临床二期,数据可观。

王明耀看来,创业CEO特训班形成的是一个磁场,这个磁场聚拢的人与资源不仅成为联想之星项目源的活水池,更重要的是形成一个生态圈。

王明耀告诉36氪,直到今天,联想控股每年还有上千万元专项资金,用来支持创业CEO特训班以及对前沿行业进行研究跟踪和趋势分析。联想控股体系内的互动协作也是联想之星的一大特色。像乐逗游戏,联想之星在团队初创期进入,除了提供资金上的支持外,还与团队一起确定战略方向,梳理商业模式,当乐逗从游戏外包转为游戏分发平台,商业模式得到初步验证,并且具备较好的业务数据之后,联想之星把项目推荐给君联资本,君联资本再用更大的资金支持乐逗把业务做到国内领先的地位。当然这种合作,通常在联想之星和君联资本都共同关注的细分领域更容易些,类似的项目还有Zaker、恒图科技等。

赛道的选与弃

因为背靠联想控股,联想之星自诞生之日起,就是拥有4亿元规模的国内最大的天使基金。这样的背景造就了联想之星相对特别的投资策略,那就是敢于在相对早期,就敢涉足人工智能、医疗等很多其他天使不敢碰触的投资领域,单个项目投出的数额更大,对企业也更有耐心。

因为联想之星成立之初的目的是着眼于高科技的产业化,所以很长一段时间他们都把包括节能环保、新材料、装备、机器人、军工在内的先进制造领域看作主要赛道之一,并投了一些进口替代主题相关的项目:用中国自己的技术产品来替代一些昂贵的国外的技术产品。结果,慢慢发现这条思路不太对:因为当时还太早期,尽管我们的产品便宜,国外产品贵,但因为他们产品有很强的品牌影响力,所以客户往往会更青睐他们。

之后他们开始慢慢弱化相关投资,到2015年左右就基本砍掉了。这样一条一开始就偏重技术的路线,让他们付出摸索的时间成本的同时,也给了他们得以尽早完成了对人工智能基础层布局的可能。像人脸识别face++,语音识别思必驰以及虹膜识别中科虹霸等项目,在当时都还是看不到应用场景的技术押注的项目,但先后拿到了数千万美元的后续融资,并逐渐变身为互联网巨头势在必得的交互和新搜索的入口。

关于人工智能,王明耀认为当下已经进入应用层的布局阶段。前段,他们完成了自动驾驶相关的系统布局,并看好金融和教育里头的机会。

除人工智能外,他们还很早就进入医药医疗赛道的投资。这个赛道因为周期长,风险大,往往是大部分早期机构避之不及的。技术投资起家的联想之星关注到这个赛道,也颇有些机缘。

2004年,刚到联想控股做分析师的陆刚,做的第一个行业研报恰好是一家制药公司的投资策略分析。当时觉得这是一个健康产业,要不要投投看,上下游了解一圈后,他发现这个赛道充满了与政策擦边的灰色地带,所以不敢碰。

2011年,他们预感问题横生,不得不改的医疗领域要有松动,一些VC机构也开始出现专门看医疗的团队或者有些专门的基金在投。这时候,他们决定赌一把。首选创新药,是因为相信中国的新药公司一定会出来,另外就是跟医疗服务改革相关的部分。“中心医院向基层化,分级诊疗要不要解决?这个过程一定坎坷,但坎坷就是一大波的投资机会”。

做早期投资,陆刚认为有两点很重要。一是提高自己的专业能力,二是在数量上,形成一定的投资规模。“没有数量,就没有质量,这是早期投资里面一个技巧”,当然“前提是你经过深入研究,才能在一个细分领域越抓越深,然后在深里打造足够多的点”。

目前,联想之星在医疗健康领域已投资天津微纳芯、派格生物、开拓药业、卡尤迪、于莺医疗、智康博药等50多个医疗项目,目前是唯一一家系统布局医疗健康领域的早期投资机构。

除此外,他们也在TMT领域有诸多布局,像早期在游戏,阅读、广告等平台,2013年在Saas领域都有布局和斩获。当人工智能和医疗健康领域在外界已经成为联想之星的标签后,他们也希望自己被打上更多标签。“去年,我们花很多精力在新文娱,今年在则在新消费。”

关于投资,柳传志曾为联想系讲过一个基本逻辑:事为先,人为重。 “事为先”就是要看行业、看企业。看行业的规律、历史、预测、竞争环境、政策环境,然后看企业在行业中的地位,“人为重”就是对“人”的考察。“注重CEO和其所从事领域和业务的匹配度,以及CEO学习和总结的能力。”

陆刚说,作为天使投资人,要产业背景结合,才能有更多赚钱机会。“风口停了,猪会掉下来但鸟不会。所以,要投资鸟而不是猪。”

2017年的联想之星,和去年相仿,投出了50个左右的项目,几乎一周一个项目,而每个项目获得下一轮融资的消息也几乎是同样的节奏:一年50多个。2018年,他们决定加强以前项目的退出。“让真金白银回来,才能有更稳定优秀的团队。”

关于新一期募资开始吸收外部LP这件事,联想之星总经理、合伙人王明耀认为真正的意义在于“希望传达一种声音,就是我们是一家完全独立的基金管理公司,而不仅仅是联想控股下面的一个部门。”听上去,很像联想之星进入第十年的成年礼。

版权©2013 联想控股股份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34918    京公网安备1101080068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