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P十年 | 创新、扩频,过去3年管理资产倍增:700亿背后,弘毅投资未来10年之局

2017-12-15

来源:投中网

这家管理资产总额超过700亿元人民币的PE机构期望稳步快行,更冀望在求变中化被动于主动,在“价值创造”中收获“价格实现”。

岁月中砥砺奋进前行,如何在自我颠覆与革新中保持基业长青?作为私募股权领域的观察者,《投中网》独家策划“GP风云—GP十年”系列专题,解读活跃于市场10年以上的老牌机构,听他们讲述岁月变迁中的成长路径。

GP档案

机构名称:弘毅投资

成立时间:2003年

管理规模:700亿元

代表案例:石药集团、中联重科、城投控股、锦江股份、新奥股份、PizzaExpress(英国)、STX(美国)、WeWork(美国)、ofo、中粮资本……

退出业绩:过去三年,实现35个项目部分/全部退出,退出收回近290亿人民币(43亿美元);截止2017年一季度,弘毅PE基金回报倍数在全球同类基金里面排名前25%(Top Quartile)。

过去三五年,作为“老牌”PE机构,弘毅投资少有曝光。

始自2003年初创,14年光景倏然,于中国PE领域,弘毅投资录得前席。一度,中国玻璃、石药集团、中联重科等国企改制项目,为弘毅投资拿下“国企改制专家”标签;锦江股份、中国巨石、PizzaExpress、STX等案例则创造其帮助企业“走出去、引进来”的经典。

现今,因低调而成谜。当2017年7月6日,ofo宣布完成超过7亿美元新一轮融资,弘毅投资现身领投方,甚至有好事者直言弘毅投资董事长、总裁赵令欢,“看不懂,你们究竟在做什么?”

弘毅投资董事长、总裁赵令欢

这一次,面对投中网记者专访,赵令欢娓娓道来。无论是战略调整,投资重心从传统制造业转向健康、消费、文化服务等领域,还是主动拥抱新经济、新技术,投向以WeWork、ofo等为代表的与新一代生活方式相关的创新公司,这家14年的老牌机构正悄然主动谋变。

这还不是全部。其在医院服务、品牌连锁餐饮领域,通过弘和仁爱、百福控股两家港股上市公司,探索出全新并购投资管理运营模式。同时,在保持传统PE领域既有节奏的基础上,弘毅投资已低调进入相关新业务领域:其地产金融核心基金已于2017年年中完成融资,并在北京、上海、广州等核心城市完成近10个项目的投资;通过其旗下的香港金涌资本,悄然开始了在二级市场的业务布局……

一切坚守、创新与扩频,谋划的是弘毅投资未来十年之局。这家管理资产总额超过700亿元人民币的PE机构期望稳步快行,更冀望在求变中化被动于主动,在“价值创造”中收获“价格实现”。

坚持投资“新、中、国”

2017年11月7日,深圳,赵令欢再次谈起了投资“新、中、国”。

“移动互联改变人类、深化改革改变中国、中国崛起改变世界。”2017弘毅投资全球PE年会,赵令欢一如4年前,以浑厚的声音传递着指导弘毅投资行动的“三大信念”。台下,倾听者是来自全球的弘毅投资的LP及被投企业等200多位代表。

投资“新、中、国”,即投创新、投开放、投(国企)改革。具体而言,移动互联改变人类,蕴藏着各种各样的新增机会和传统模式的颠覆;中国崛起改变世界,跨境投资,资本走出去、服务引进来继续会是下一阶段的投资主题;深化改革改变中国,国有企业改革是重大的长期机遇。

这“三大信念”,赵令欢一谈就是4年。

2014年10月30日,弘毅投资全球年会,赵令欢首次用“新、中、国”来概括弘毅在新常态之下的投资策略。直至今日,经过了诸多实践,赵令欢坚持对于投资的第一个判断——中国仍是投资的沃土。

赵令欢向投中网记者介绍,弘毅投资前三期PE基金主要支持优秀、有品牌的中国制造企业快速发展壮大。而早在七八年前,认识到中国已从“世界工厂”转换为“世界市场”,主动从投“中国制造”转向投“中国消费”,集中投资于国企改革、跨境投资、新模式。

在此方面,无论是PizzaExpress、STX、FibroGen、WeWork,还是对锦江、途牛、新奥股份、柠萌影业、三育教育、全亿健康等诸多项目的投资,以及打造弘和仁爱、百福控股两个行业投资运营管理平台,都是向消费服务转型的印证。

2014年,15亿战略入股锦江股份,成为弘毅投资又一经典案例

据投中网了解,弘毅投资PE五期美元基金共投17个项目,仅1个为传统制造项目,其余皆布局于消费服务、文化传媒、健康医药等领域;弘毅投资PE八期美元基金则将超过10%的额度,投向以ofo等为代表的与新一代生活方式相关的创新公司。

这个布局,也帮助了弘毅投资建立了较好的风险回报率。

数据显示,过去三年,弘毅投资完成接近300亿元人民币的基金募集,PE总投资额折合140亿元,实现35个项目部分/全部退出,退出金额近290亿元。截至2017年一季度,据美国Bella Research Group(聚焦于全球股权投资行业的研究机构)统计,弘毅投资PE基金回报倍数均跻身全球同类基金排名前25%(Top Quartile)。赵令欢也披露,2017年前10个月,弘毅投资已实现15个项目的全部或部分退出,为出资人创造优良的回报。

“近一年来经济发展情况基本上验证了我们的想法——稳中有变,变中有涨。风险因素依然存在,但中国有独特的资源、特色和发展路径,政府及中国的企业、企业家对风险的认识、管理、驾驭能力及化风险为机遇的动力表现得十分高超。弘毅投资的投资风格就是不怕变,不管是存量的如国企改革机会,还是增量的快速发生的如互联网生活,这会是弘毅投资最重要的机遇。”赵令欢表示。

稳中有变 试水布局新技术新模式

稳中有变,这是赵令欢提及最多的词汇。

冠有“并购专家”之名,人们经常将弘毅投资的印象固化在“擅长国企改制”,或“在行业深化转型中进行经典的并购投资”,其实已不能涵盖弘毅投资现在投资行为的全部。

“股价是高的,现金流是负的,人是酷酷的,变化是快的,这种类型的企业仿佛不应是弘毅投资做Buyout这个经典模式通常会选择的标的。”赵令欢也坦言,这种“不理解”,外界一直存在。

“这是一个技术加速发展、快速汇聚的时代,不断冲击创新的边界。过去三年,我们进行了突出创新。”如果以过去五年为段,赵令欢表示,弘毅投资早两年以总结复盘为中心,后面三年以布局发展为中心。上述数据,也正是阶段布局之成果。

于弘毅投资而言,赵令欢称一贯坚持不做被动的投资者,“我们不捡股票,对于参与的项目我们必须要有一定的能力去支持、参与和影响企业的发展。如果满足这个条件,虽然企业今天还没有稳定的现金流,但是我们预测到了它的价值会不断增长,我们也会去投资。”

以新经济、新模式领域为例,围绕新一代生活方式,弘毅投资进行了突出的投入布局,为大家熟知的便是WeWork、ofo等。

2017年7月6日,ofo宣布完成超过7亿美元新一轮融资,弘毅投资作为领投方之一。

2017年7月,弘毅投资参与领投ofo超7亿美元E轮融资

在此前一年,2016年3月,弘毅投资领投WeWork F轮融资,并为WeWork组织了代表中国最优资源的投资团,包括联想控股、绿地、锦江等投资者。2017年7月,WeWork联手弘毅投资及软银集团宣布设立“中国WeWork”,由弘毅投资、软银集团领投5亿美元用于加速拓展中国市场。

在弘毅投资看来,新技术、新模式颠覆原有生活方式,产生了投资创新的机会。“弘毅投资始终看好新技术、新模式对生活方式的改变,其重要趋势之一就是‘共享’。”赵令欢表示。

纵览共享经济领域,世界级企业如滴滴、WeWork。WeWork进入中国一年来发展可谓迅速,目前,WeWork在大中华区已开设9处办公空间,到2018年上半年,在上海和北京将有4处办公空间开业。

至于ofo,按其官方口径,弘毅投资看好战略、创新能力及团队执行力,将参与支持打造这一领域又一领袖级企业。

在赵令欢看来,投资是看过去、投未来,核心是对企业今后价值的增长要形成判断。过去,弘毅投资做过很多大型企业的并购、国企改制项目,在这些项目中通过历史能够看清企业的基础、问题,将这些痛点、问题解决了,效果就能立竿见影。但在变化迅捷的今天,没有历史有时也是好事,可以专心看未来。

“对历史过于依赖有时反而会耽误投资。比如美国大型中高档的连锁百货店,历史很长,今天做得也还不错,它现在想私有化,谁敢投?再对比亚马逊,虽然在长时间内没有利润,大家却抢着投。”赵令欢称。

回到ofo,2014年创立,历史很短,能否最后成功?赵令欢判断认为,这一业务模式仍是九死一生,但总体方向没错,共享一定是未来生活方式的重要组成部分,“下面就是看哪家企业能够在竞争、变化中胜出。”

对于选择介入新技术、新模式的时机,赵令欢表示,弘毅投资作为并购基金,对早期项目是要等待的,等到风险创投把它培养到一定程度,比如基础技术、人员、业务模式风险已经达到一定阶段,再考虑投资。那么,有没有看走了眼的时候,或者执行过程中遭遇调整的风险?当然有,但是这个风险和它成功所引发的价值倍增的回报是相对应的。

“早期的天使投资、风险创投像是小榔头,弘毅投资像是大锤子,一张支票往往就是投资十几亿,这是我们的业务特性和选择。当然不可避免的,这时价格往往很高了。”赵令欢坦言,“像WeWork,我们在2016年组织中国投资团一共投入了7亿美元,当时价格很高,但我们认定它的模式是可以快速扩充的,这一年来它在全球尤其是中国市场发展非常快,也引来了日本软银44亿美元的投资,WeWork也和弘毅、软银联合发起成立了中国WeWork,这说明它的模式得到了市场的认可。”

赵令欢也表示,“我们知道自己是谁,不会盲目去追求别人的成功”,虽然现在对于一些新技术领域,像AI、生命科学的极前端开始投入一些精力,但“弘毅投资作为一个植根中国的投资管理专家,还是以大型企业的并购投资为主要模式,我们不是风险创投,以前不是,现在不是,以后估计也不是”。同时,弘毅投资基金规模很大,一支基金大约投十几、二十多个项目,对项目的体量、周期、风险回报要有总体的配置:每个项目都设有投资回报比,不同项目间有周期长短、风险高低的综合配置;同时,也要有极度先进的动态调整机制,来保证基金的整体回报。

投中网了解,弘毅投资的PE业务管理部门即是专门进行组合配置管理。通过这个部门,将组合搭建的理念体系化、制度化、机构化。

扩频 从“投资”到“投资管理”

“做一个植根中国的投资管理专家”,赵令欢提出了弘毅投资新的追求。相较之前,多了“管理”二字。

赵令欢解释,在做战略选择时,弘毅投资很早就决定要做“中国的投资专家”,“现在我们要加上一个动词,要做‘中国的投资管理专家’,但不偏离我们的核心观察,就是要紧扣、嵌入中国的发展,伴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和转型,也伴随着有梦想的中国企业,变成一个领先性的投资管理公司,是我们的中长期目标。”

“选择做什么不做什么,我们的主导思想就是要考虑服务对象的需求。”赵令欢表示,弘毅投资知道中国实业企业要继续发展,要更好地利用资本的力量;而金融也必须和实体结合,为实业插上资本的翅膀,所谓“脱虚入实”。弘毅投资很坚定地要做成中国的投资管理专家,就要贴近中国经济和中国企业发展的需求,希望能够成为一站式为企业服务、满足企业诸多需求的投资者,提供多投资产品、多融资渠道、多配资层次。

为此,弘毅投资不断地进行着尝试和布局。不光从业务方向上支持新技术、新模式,赵令欢认为,作为企业,自身也要有生生不息的创造力、创新力和生命力,“躺在过去成功的经验上是自取灭亡,要不断创新”。

弘毅投资过去三年管理资产几乎倍增,融资近300亿元(前十年融资400亿元,共700亿元),背后是业务模式的创新。

赵令欢表示,在弘毅投资发展的第一个阶段,作为规模投资人,注重形成行业专注,在专注行业内寻找有潜力的企业,然后以企业、企业家的梦想为中心,帮助企业发展、打造领导型的企业,打造领导型的企业家。目前,弘毅投资主体业务依旧保持如此。

最近,弘毅投资在经典的PE模式基础上推进的两个创新案例——医院管理行业的弘和仁爱医疗、连锁餐饮领域的百福控股——动作不断。

“两者结合了我们对于古今中外的观察,对于中国国情、经济发展模式的研究,对行业需求和现状之间巨大距离的判断,我们认为这是既适合中国国情,也有利于行业发展,更能赚取回报的投资模式。”赵令欢说。

弘和仁爱医疗集团2014年2月注册成立。是年10月8日,弘和仁爱宣布并购上海最大民营医院杨思医院而被市场所关注。弘和仁爱的模式,被弘毅投资视为医疗领域的投资创新,意图通过这个起点,打造中国一流的医院运营管理集团。2017年3月16日,弘和仁爱在香港联合交易所挂牌,距其成立仅仅3年时间。此后,弘和仁爱在医院收购方面动作频出,最新的公告消息是,公司将直接或间接取得一间位于浙江省的非营利性医院70%的权益,另其收购建德和煦企业管理有限公司的全部股权已获股东书面批准。

百福控股(HK01488)为香港上市公司。2016年,弘毅投资收购香港上市公司理文手袋,后更名为“百福控股”,作为弘毅投资的餐饮运营管理平台。一年多以来,已经成功投资了和合谷、遇见小面、西少爷、好色派沙拉、美奈小馆和越小品、大弗兰、SeeSaw、仔皇煲、福客等新锐品牌,以及连锁餐饮管理软件/SaaS服务提供商“芯易科技”。

弘和仁爱、百福控股所在的领域,非大多PE基金所聚焦:医疗是高度监管的领域,与民生密切相关,而医院院长和医生不是传统的企业管理者,而是知识分子,多数医院并没有实现专业化管理运营;餐饮则是长期小、散、乱的领域,很多餐饮企业是夫妻店,发展中很容易遇到瓶颈。

“我们内部长期看好这两个行业,认为都是值得以20年为段落进行深掘。”赵令欢表示,但作为财务投资人又要面对基金退出的周期问题,为此弘毅投资进行了诸多创新,找最好的管理人员搭建管理平台,通过上市公司提供长期资本,既满足行业投资需求,又符合价值创造的核心理念,同时又能够反过来满足出资方对流动性的需求。

此外,过去几年,弘毅投资不仅在私募股权投资领域加大力度,也开始以此为核心,向与之相关的近邻或有很强的关联、互动和协同效应的领域比如房地产金融、特殊投资领域布局。此外,弘毅投资也在积极布局二级市场。

截至20017年6月,弘毅地产金融增值型策略基金完成25.6亿元募集,并已投资多个项目。二级市场业务则已通过弘毅投资在香港100%控股的全资子公司金涌资本悄然进行布局。

“从一级市场到二级市场的跨越,这方面西方国家有成熟经验。当然,由此我们也能够为出资人创造更好的回报。”赵令欢表示,尽管弘毅投资的资产管理规模近三年成倍增长,但成长稳健,更重要的是质的优化及投资维度的扩充。

“价值创造、价格实现”八字要义

对于低调而行,赵令欢并不讳言一贯有之,但并非刻意而为。

“我们步子很快,但看上去不慌不忙。”赵令欢表示,弘毅投资一直比较主动,几乎没有随波逐流的时候,“这可能跟柳总(柳传志)对我们的期望,我们的出身、性格有关——联想控股有实业报国的基因,我自己也是做企业出身,产品应该先放在架子上,客户才能花钱买,而要让产品有满意度,客户才会再继续买,这些都是真实的经济活动——‘价值创造’重在‘创造’。比如Pre-IPO投资盛极一时的时候,我们坚决不做,尽管Pre-IPO当时很挣钱。有些案例,为了上市要让企业做很多对长期发展不但没有帮助反而有害的事情,比如不必要的包装等短期行为,这种事情我们坚决不做。”

“我们不是一个捡股票的机构,而是通过股权的形式介入实体企业的发展,通过我们主动的增值活动去创造价值,从而能够使企业有明确甚至高速的价值成长,由此来为投资人赚取回报。这完全是建立在企业变得更有价值的基础上,而不是一些资金的空转、炒作和自娱自乐。”赵令欢说。

赵令欢经常问自己,我们是干什么的?在他看来,弘毅投资具有三大特点:一是,带着资源;二是,成人之美;三是,长期耐心。“这是好PE必须要具备的。所以,和我们的认识和理念不是高度一致的这些模式,我们尊重它的存在,因为市场要多元化,但不是弘毅的选择。”

有所为而有所不为,国企改制和跨境并购恰是弘毅投资一直所坚守的。

从2004年开始至今,弘毅投资参与了33家国企、38个改制项目,投资金额逾190亿元。

在此方面,赵令欢介绍,弘毅投资以几个中心要素为基础来选择项目:主要参与弘毅投资有专长的行业,要为企业带来价值。现在,大健康、大消费、节能环保、新经济(特别是移动互联)是关注重点。

“一些改制虽然机会特别好,但和弘毅投资以往所做项目的风格有区别,对于这样的企业改制我们没有太多实践。以联通和中石油为例,我认为,那是了不起的改制,但不是我们的专注和专长所在。但像中粮资本,虽然弘毅不是大股东,但我们和企业家、团队之间建立了信任,我们认为是可以发挥积极主动作用的,目前的工作推进也证明了这一点。”赵令欢表示,如果弘毅仅仅出钱做股东,对这个企业的战略、治理没有实际影响能力,弘毅投资也不会投。

“像我们过往做的石药集团、中联重科,包括近年的锦江股份、城投控股,无论弘毅投资所占股比大小,我们都对企业治理、战略产生了正面的影响力,企业也由此得到了更快速的发展,在我们和企业之间就形成了良性循环。反之,如果只是拿额度,没有能力施加有效的影响,我们不做。”赵令欢坦言,弘毅投资在国企改制方面积累了名声,很多准备改制的企业都会主动找来,但精力是最稀缺的资源,一年也就能做五六个项目,因此必须有所取舍,选取适合自身、也对企业有用的事。

在跨境投资方面,赵令欢表示,继续沿着中国有优势、中国有影响力、中国有需求的线路,帮助中国企业出海,而非怀着简单的资产配置、资产转移的心思去做这件事。

“中国企业做到一定程度一定要做成跨国公司,帮助它们更好更快地做成跨国公司,这是我们的追求和理想。”赵令欢称,当年中联重科到意大利去收购CIFA,不是为了把资产转移到意大利,而是要把对方积累百年的技术、专利、品牌和其全球化销售网络,都和中联结合在一起。中联重科收购CIFA后,没有像某些汽车公司那样把人家工厂关了,设备搬过来,人炒掉,而是把CIFA的人才和技术引入了湖南长沙,建设了“厂中厂”,这对中联重科的技术和管理是极大的提升。再如,中国巨石2016年到美国南卡州去办厂,带去中国制造、中国设备和工艺,并把美国玻纤行业研发和制造最好的技术人员吸引过来。这个模式是弘毅投资认可的,中国企业国际化最重要的不是要市场,而是要人才。

弘毅投资是中联重科首轮混改的重要参与方,此后二者多达6次联手

另外,一些中国企业走出去要解决的是国内产能过剩、输出产能的问题。一些行业中国已经做到了产能全球领先,在国内已经过剩,把中国的优秀产能、先进的工艺带到全球,一方面解决了国内高污染、高能耗的问题,另一方面为这些企业的发展找到了新路。这不但不会受到政策限制,反而极其支持。

当然,在赵令欢看来,作为一个立足中国,以中国为主要市场的大型投资管理公司,不但要知道怎么高效地去帮助被投企业创造价值,同时为了产业能够闭环循环,能够不断发展,要提升退出能力,所以在“价值创造”的基础上,也要讲求“价格实现”,重在“实现”这个动词。

“弘毅投资的尝试有成功也有失败,但我们始终追求这八个字,过去这14年几乎没有例外,今后也会是弘毅持续的追求。”赵令欢说。

版权©2013 联想控股股份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34918    京公网安备1101080068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