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央行首开先例 联想控股入主卢森堡国际银行细节解密

2018-07-02

来源:《投资时报》

图为联想控股董事长柳传志与卢森堡国际银行董事长Luc·Frieden(路克·福瑞登)。

这是一桩颇具历史意义的中资企业海外收购案。

这也是欧洲央行历史上,第一次批准中资非金融企业收购受欧洲央行监管的、欧洲“其他系统重要性”银行的案例。

随着今晚(2018年7月2日)的一纸最新公告,中国大型多元化投资控股公司——联想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联想控股,3396.HK),再次被置于聚光灯之下。

公告显示,联想控股已取得包括来自卢森堡金融业监管委员会和欧洲中央银行的所有所需监管及相关审批,并完成了中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的项目备案,成功完成收购Precision Capital持有的卢森堡国际银行(英文简称BIL)89.936%股权。

“欢迎卢森堡国际银行加入联想控股大家庭。此次战略投资的顺利完成,对于联想控股和卢森堡国际银行都具有重要战略意义。”针对此宗重大海外收购案,联想控股董事长柳传志7月2日晚表示,作为联想控股的支柱型资产,未来,联想控股将支持BIL平稳过渡,在不断巩固其于卢森堡本地市场领先地位的基础上,亦会与董事会一道,凭借联想控股的全球资源,赋能并助力BIL把握更多发展机遇,将其打造成一家更国际化、更创新的银行。

图为卢森堡国际银行(BIL)的办公楼。

联想控股为何会将视线一下投射到欧洲?又为何会锚定BIL?各方的谈判过程何如?收购BIL之后,联想控股的金融服务板块,将会形成怎样的新格局?BIL对联想控股财报的利润贡献、影响程度,又将如何?

当与这宗收购案相关联的各方齐聚北京,当《投资时报》记者与他们悉数面对面敞开交流时,一切疑问,尽出水面。

通过对3万余字的采访记录进行整理,记者注意到,可供参考的核心信息主要有三。

其一,在接受《投资时报》记者采访时,卢森堡国际银行董事长Luc·Frieden表示:“从监管角度来看,无论是卢森堡还是欧盟监管机构,对这项收购予以批准,本身就显示了欧盟对中国投资的一种欢迎态度,而不是像个别媒体所写的那样,可能产生出一些负面消息。”他向记者强调,这种支持和批准的态度,对于欧盟和中国之间的业务往来和关系发展,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

其二,此前,Lenovo(联想集团)在联想控股资产结构中占比过大,进而拖累联想控股股价表现的状况广受投资者诟病,收购BIL后,此种被动局面将大为缓解。根据联想控股高级副总裁李蓬向《投资时报》记者透露的测算数据,收购完成后,BIL资产将占联想控股总资产的35%,由此相对应的是,Lenovo在联想控股占比将从54%降到33%。

其三,自2018年始,联想控股战略投资单元的金融服务、创新消费与服务、农业与食品以及新材料等板块旗下,将陆续会有企业迈入上市进程,未来,BIL亦有独立上市目标。同时,联想控股金融服务板块将在过往较为集中于信贷、财富管理业务的基础之上,寻求在财产险及证券领域里的谋篇布局。

欧洲央行史上的第一次

早在2017年9月1日晚,联想控股即宣布,已与Precision Capital签署协议,将收购其持有的卢森堡国际银行89.936%的股权(详见本报当时的深度报道《下一站卢森堡!联想控股投资版图最新揭秘》)。经过10个月的努力,据7月2日晚联想控股最新公告显示,此项交易的交割,已经完成。

《投资时报》记者获悉,此次联想控股从Precision Capital手中收购的股份为89.936%,与此前透露的股权比例一致,共支付15.34亿欧元(约合117.41亿元人民币),所用资金为联想控股境外自有资金。BIL剩余股份将由卢森堡大公国政府继续持有9.993%,其余一小部分,则由个人持有。

李蓬向记者透露,收购完成后,整个BIL的治理架构和管理团队将保持不变。不仅Luc·Frieden继续担任董事长,首席执行官Hugues Delcourt亦将继续留任。联想控股将在BIL的董事会层面参与公司治理。

资料显示,作为欧洲心脏,卢森堡是通向欧洲各大市场的门户,也是全球重要的金融中心和欧洲最大的投资基金中心。近年来,卢森堡与中国的双边关系日益紧密,在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中起到了先锋带头作用,越来越多海外人民币债券选择在卢森堡发行。包括中行、农行、工行、建行、交行、招商、光大等在内的7家中资银行,均将其欧洲总部设于卢森堡。

作为一家总部位于卢森堡的综合性银行,成立于1856年的卢森堡国际银行在当地排名前三。其在丹麦、瑞典、瑞士、迪拜设有国际分支机构;截至2017年底,员工总数为1922人;主要业务涉及零售银行业务(卢森堡排名第三)、对公银行业务(卢森堡排名第二)和财富管理业务(卢森堡排名第四)。服务客户数量超过20.5万,并连续三年被评为“卢森堡最佳银行”。

《投资时报》记者获得的财务数据显示,卢森堡国际银行2017年收入总计5.53亿欧元(约42.8亿元人民币),净利润1.17亿欧元(约9.1亿元人民币),总资产达238亿欧元(约1842亿元人民币)。

记者获悉,由于卢森堡国际银行是卢森堡当地第三大银行,历史悠久,且对卢森堡国家经济具有一定重要性,在欧盟亦有一定影响力,因此,此宗交易除需获得中国国家发改委的项目备案、联想控股股东大会通过外,还需取得包括来自于卢森堡金融业监管委员会和欧洲中央银行的所有所需监管及相关审批。

颇为引人关注的是,随着交易最终获批,此宗收购也成为欧洲央行历史上第一次批准中资非金融企业收购受欧洲央行监管的、欧洲“其他系统重要性”银行的案例。

Luc·Frieden向记者强调:“中国和卢森堡之间具有良好的双边关系,我们认为中国公司现在收购卢森堡的公司并不是一个威胁,相反,我们把它看作是一个很好的机会,能够让我们互相学习、共同发展。我们相信未来可以共同打造一个在卢森堡、在欧洲甚至在世界其他地方都非常强大有实力的公司。”

联想控股入主BIL细节解密

查询过往公开信息,《投资时报》记者注意到,最近几年有关中国民营企业在欧洲收购银行的交易,较为瞩目的主要为复星集团的两宗案例。

其一是2016年11月,复星集团通过增资,以1.746亿欧元收购了葡萄牙最大上市银行Millennium BCP的16.7%股权,超越安哥拉国家石油公司,成为BCP的最大股东;其二是2016年9月,复星集团完成对德国私人银行H&A的股权收购交割,成功收购H&A99.91%的权益,涉及投资金额约2.1亿欧元。

从收购金额看,联想控股收购BIL共支付的15.34亿欧元,与前面两宗对欧洲银行的交易,显然不在一个量级。这也正是为何身为联想控股董事长的柳传志再三向记者表示,这宗交易对联想控股而言,非常重要。

这宗交易历时多久?中间曲折何在?挑战主要在哪?

曾在卢森堡政府部门担任要职,历任司法部长、国库司司长及财政部长,并当选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理事会主席的Luc·Frieden向《投资时报》记者透露,此次并购交易的卖方Precision Capital系卡塔尔一家基金,由于卖方与联想控股的谈判过程非常顺利,所以除了联想控股之外,他们没有再去关注其他潜在买家。

驻扎欧洲,一线负责此宗收购案的联想控股助理总裁兼欧洲业务部董事总经理李璟进一步向《投资时报》透露,过去10个月里,她们的主要工作并非谈判,“卖方是一家财务投资人准备退出,BIL非常认可联想控股,一是认为我们是长期的战略投资者;二是作为香港上市公司,我们的公司治理结构相对来说非常透明,这一点,他们认为非常重要;三是我们国际化的经验比较丰富,所以他们觉得我们得到欧洲监管机构的认可可能性非常大。整个谈判进展,非常顺利。”

在李璟看来,整个收购过程中最主要的挑战,来自欧洲各金融监管部门的监管审批。“欧洲央行对收购企业本身的治理结构、财务、业务、实力等各方面要求都非常高,所以结果也令我们非常高兴,因为得到欧洲央行监管的审批,某种程度上,也证明了联想控股的实力。”

获得管理层的大力支持,无疑也是此宗交易顺利得以完成的另一大要素。

Luc·Frieden向记者表示:“联想控股是我们一个最好的选择,为什么?一是联想控股有强大的技术背景,可以给我们带来更多的创新,二是存在促进中国企业走进欧洲市场,以及帮助我们进入中国市场这样一个双向的机遇。”

战略投资BIL的逻辑在哪?

随着交割最终完成,有关联想控股为何要战略投资卢森堡国际银行、背后的逻辑何在,亦引发市场投资人士的普遍猜测。

李蓬向《投资时报》记者分析说,近些年来,联想控股的一个重要战略目标是在聚焦的金融服务、创新消费与服务、农业与食品等板块领域内,打造控股型支柱资产,而卢森堡国际银行符合联想控股的战略目标。

他透露,2017年联想控股的总资产是3150亿元人民币,BIL的总资产为238亿欧元(约1842亿元人民币),简单加权计算的结果是,BIL将占到联想控股总资产的35%。相对应的是,随着BIL的加入,Lenovo(联想集团)在联想控股的占比,将从过去的54%,大幅下降至33%。

从利润角度来讲,BIL去年10亿左右人民币的利润,亦将为联想控股带来大致百分之十几的利润贡献。 “目前来讲,收购BIL之前,联想控股整个资产结构里联想集团占了非常大的比重,这次投资以后,将使得联想控股整体的资产结构更为合理。”

采访过程中,记者了解到,对于BIL是否符合联想控股寻找的支柱性资产标准,联想控股内部有“五条原则”。

除李蓬谈及的BIL具有比较大的资产规模,有一定的盈利能力和潜在增长能力之外,其二在于卢森堡国际银行有一百多年历史,不仅声誉良好,客户牢固,在卢森堡亦处于领先地位。

“第三条,我们注意到,BIL自身有着非常清晰的战略,运营良好、业务基础比较稳定,最重要的一点、也是考核银行很重要的一个指标是,除了经营以外,BIL的资本金比较充足,风险管理机制很健全。”

第四条,与联想控股一贯以来对人、对团队看得极为重视有关。“我们很高兴能与BIL的董事长和他的管理团队来合作,他们有非常丰富的经验,有很好的历史业绩。”

在李蓬看来,最后一条“原则”也非常重要,“我们不是仅仅为了投资而投资,是希望投资以后,能够帮助BIL变得更好,能够达到几方共赢。在这方面,联想控股有资源和能力推动BIL的长期健康发展。”

李蓬向《投资时报》记者透露,目前来讲,联想控股已与BIL管理层以及董事长达成了一些高度共识,未来,将在联想控股资源优势的带动下,进一步巩固BIL在卢森堡当地的领先地位,拓展欧洲及其他目标,抓住中国市场巨大的发展机遇,使得BIL成为一家更为国际化的银行。

除了更为国际化,让BIL成为更为智能的银行,亦是联想控股的另一大期望。

“随着与联想控股相结合,我们希望能够帮助BIL更多采用科技手段支持银行业务的发展,以及提升风控、合规等方面。希望通过更智能的做法,降低银行的运营成本,让客户实现更好的一个体验。”

李蓬表示,未来,他们还将继续发挥BIL是一家全能型银行的优势,进一步突出其财富管理、中小企业服务的核心能力,使得BIL变成一家特色鲜明的银行。

放大双轮驱动协同联动空间

作为联想控股“双轮驱动”战略投资单元中的重要一个板块,《投资时报》记者注意到,其金融服务板块过往主要侧重于两个方面,一是金融科技,如以拉卡拉为代表的支付业务,还有互联网消费金融业务等,二则是以正奇金融等为代表的、为中小企业实体经济提供信贷等业务。

在李蓬看来,卢森堡国际银行加入以后,联想控股在金融服务领域的布局更为丰富和完善,“有这样一家金融企业进入后,我们金融板块的各块业务之间,将有更多的想象空间和联动的机会。同时,也可以让我们的战略投资、财务投资各公司之间的协同和联动的空间,进一步加大。”

他举例说,BIL的强项有财富管理业务等,而联想控股在国内能够接触到大量的、最前沿的一些企业需求和个人需求,如果能把这两者有机结合,将会使得联想控股整个金融板块的价值,得到较大提升。

此外,联想控股财务投资板块中的两家基金投资企业——君联资本、弘毅投资,管理的基金规模已达1300亿元、已投资700多家企业,在符合监管规定的前提下,银行与被投企业之间,相信亦有很多业务合作机会。

“比如说结算业务、外汇风险管理业务、现金管理业务以及信贷业务等。此外,不少被投企业在海外会有并购发生,这也意味着,海外也存有很多合作空间。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这样的合作,对中国企业走出去亦是一个支持。”

在继续巩固和提升BIL在卢森堡当地的领先地位同时,联想控股也给BIL带来了更好的切入中国市场的机会。李蓬表示,“一带一路”倡议以及中国市场都将是BIL未来发展的一个重要机遇,特别中国近期对外资银行进一步开放的政策更给BIL未来在中国的发展带来了充分的空间。在得到BIL董事会和相关监管机构的批准后,BIL管理层会就相关的具体发展战略和计划进行进一步研究探讨,联想控股将会充分结合自身优势 ,助力BIL未来发展计划的实施落地。Luc·Frieden则向记者强调,BIL不会像其他一些外资银行一样,简单成为“又一家来中国的银行”,而会进一步强化他们擅长的如财富管理等专业性领域。“我想我们的一些强项所在,将给中国市场未来带来更多的亮点和机遇。”

李蓬同时透露,过去,联想控股金融服务板块在信贷业务、财富管理业务方面较为集中,下一步,他们希望在财产险、以及证券领域里有所布局和发展。但他同时向《投资时报》记者强调,在做保险、证券业务的时候,他们希望能够用科技的手段来发展,而非简单获取牌照来做传统的业务。

令人注意的是,受此前H股上市要求,联想控股战略投资的企业有三年之内不能分拆上市的束缚,但随着上市届满三年、随着联想控股旗下一批公司将步入上市进程,这一限制正被打破。

“不仅BIL会有独立分拆上市的计划,我们还蕴藏着若干个准备开出去的船。从今年开始起,它们将按照预定的战略,陆续发出。”柳传志强调。

版权©2013 联想控股股份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34918    京公网安备110108006812号